養元飲品虛增收入了嗎
2019年9月26日 16:49

字號:

  • 增加
  • 減小
  • 正常

Current Size: 100%

上市后,養元飲品的收入接連大幅下滑,公司回應時找出了種種客觀理由,否認壓貨等行為的存在;不過經銷商的工商數據與養元飲品披露的銷售收入懸殊。 ?

本刊記者? 楊現華/文

上市前最后一份年報即告業績變臉,兩年后的半年報再度刷新近年來的收入新低。上市前后,養元飲品(603156.SH)的銷售能力似乎消失了。

半年報公布后,養元飲品的股價應聲跌停。面對連續變臉的業績,如今養元飲品的市值較上市時幾近腰斬。這也引起了交易所的關注,不斷發來的問詢函一次次將質疑拋給養元飲品:公司的收入到底怎么了?

面對問詢,季節性因素和競爭加劇等原因是養元飲品對監管部門的回應,如奶企渠道下沉帶來的市場份額擠壓,養元飲品否認了向經銷商壓貨行為的存在。由于上市后公司不再披露主要經銷商銷售數據,因此,市場無法得知養元飲品主要經銷商的銷售情況。不過,根據招股書透露出的信息,公司公告的銷售收入與經銷商在工商局登記的數字有著天壤之別:究竟誰在撒謊?

對于種種質疑,截至發稿,《證券市場周刊》未收到養元飲品的回復。

銷售下滑怪奶企

2019年上半年,養元飲品實現營收34.57億元,同比下降16.98%;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2.68億元,同比下降了3.04%。

公司凈利潤降幅要好于收入降幅的原因在于,一是盈利能力即毛利率和凈利潤率的提升,尤其是2019年上半年36.69%的凈利率較上一年同期的31.42%提升明顯;二是所得稅的減少。

根據Wind資訊,2019年上半年,養元飲品“所得稅/利潤總額”的比例為19.71%,較上一年同期的24.92%下降超過5個百分點。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之前,養元飲品“所得稅/利潤總額”的比例基本都在25%左右,并沒有任何優惠稅率的體現,2018年下降至約20%,2019年上半年仍維持這一相對優惠的所得稅率。

對于收入的下降,養元飲品并不是第一次。2017年年報也是養元飲品上市前的最后一份年報,公司77.41億元的收入就同比下降了13.03%,23.1億元的歸母凈利潤同樣大幅下降了15.72%。

上市前最后一份年報即業績變臉,如今半年報再度重現,憑借主打單品-六個核桃熱賣賺得數十億元真金白銀的養元飲品在上市前后,銷售接連遇阻。

在半年報問詢函回復公告中,養元飲品表示,主動調整庫存的原因是,部分乳企渠道下沉至公司主要的三、四線城市銷售市場,并加大了其產品的促銷力度,由于乳企的部分消費群體與公司重疊,對公司產品銷售形成了一定的沖擊,致使公司各級渠道銷售壓力加大。

養元飲品將一部分責任推給了奶企,不知道銷售同樣不樂觀的奶企作何感想呢?根據各家奶企的半年報,2019年上半年奶企的銷售增速雖未呈現大面積下降,但也都表現不佳。

在全國性奶企中,2019年上半年伊利、蒙牛的銷售收入增速都不及上年同期。光明乳業(600597.SH)的收入由降轉升,不過這是因為公司在上海的業務增長好,上海以外其實是下降的,顯然光明乳業的增長并非依靠三、四線城市。

其余地方乳企同樣是漲跌互現,多數乳企的營收增速都要遜色于上一年的表現,在港上市的乳企同樣大同小異。在上市奶企的收入增長同樣表現不佳的情況下,養元飲品將部分責任推給他人,是否說的通呢?

將公司自身問題推給他人對養元飲品也不是第一次。在2017年年報首次出現業績變臉后,養元飲品就在回復問詢函中表示,收入下降是新品成長需要時間以及消費升級,公司部分市場出現下滑等原因所致。

新品銷量增長確實需要一個漸進過程,那么兩年后新品成長的過程是否完成了呢?或許沒有,否則如何解釋公司收入的再次大幅下降呢?至于消費升級導致收入下降似乎更是無稽之談。在近兩年消費降級現象頻出的背景下,養元飲品的收入為何還是出現大幅度下降呢?公司或許該反思了。

消費升級收入下降,消費降級公司的收入還是下降,新品推出數年也沒有挽救收入下降的局面,進而將部分責任推給奶企等無關的第三方;那么,如果公司業績持續下滑,又該誰來頂包?總是強調客觀因素的養元飲品也許應該回應市場的質疑:公司究竟有沒有給經銷商壓貨?

在問詢函回復公告中,養元飲品否認了這個問題,稱其“不存在向經銷商超正常壓貨以增加銷售額的情形”。不過,公司披露的經銷商銷售額與經銷商自身上報的數據相差懸殊。

收入嚴重注水?

養元飲品的銷售主要依賴經銷商模式,經銷商再與終端零售商合作實現最終的銷售。2014-2016年,公司的經銷商數量分別為1608家、1709家和1754家,呈現穩定增長之勢。

上市之后發布的年報顯示,2017年和2018年,養元飲品的經銷商進一步增加至1812家和1884家,2019年上半年,公司稱現有經銷商近1900家。但經銷商的穩步增加沒有帶來收入的增長反而是連續變臉,渠道紅利是否就此結束了?

為了上市,養元飲品前后等待了數年之久,4次遞交招股書才宣告成功。先將時間拉回到十幾年前的2011年,當年養元飲品首次遞交招股書申報稿。彼時的2010年養元飲品的收入剛剛過兩位數,凈利潤尚不到2億元,公司的業務主要局限于河北、河南及山東三省。

業務局限于公司所在的河北及鄰省,主要的經銷商也自然來自相應的地區。根據招股書申報稿,2008-2010年,邢臺世紀龍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世紀龍貿易”)是公司的第一大客戶,分別貢獻894萬元、1016萬元和1856萬元的收入。

根據天眼查,成立于2000年的世紀龍貿易注冊資本為50萬元,但直至2010年2月被吊銷執照實繳資本始終為零。

按照規定,逾期不接受年度檢驗的;年度檢驗中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情節嚴重的,吊銷營業執照,因此,世紀龍貿易是由于上述原因之一被吊銷了營業執照。但是2010年,公司仍然為養元飲品貢獻了近兩千萬元的收入。

要知道在這一年的2月11日,世紀龍貿易就已經沒有營業執照了。一個月出頭的時間,公司就給養元飲品帶來了1856萬元的收入,比上一年全年大漲超過了80%,較2008年全年超出一倍有余,這一切都在40天左右就實現了?

2018年1月披露的招股書與最初的申報稿相比,養元飲品公布了公司近3年又一期的前20大客戶名單。已經全國化的養元飲品此時的經銷商同樣遍及全國,主要客戶入圍資格也從彼時的幾百萬元增長至3000萬元上下,排名居前的幾家甚至在4000萬元之上。

在密密麻麻的客戶名單中,有的經銷商持續為養元飲品貢獻收入,有的經銷商則偶爾露崢嶸。2014-2016年,宿州市圓睿商貿有限公司(下稱“圓睿商貿”)分別是養元飲品的第3、第2和第1大客戶,分別貢獻3760萬元、4041萬元和4175萬元。2017年上半年貢獻1396萬元收入,是養元飲品的第8大客戶。

天眼查顯示,圓睿商貿在2017年時的從業人員僅有5個人,顯然是一家規模不大的經銷商,即便如此仍為養元飲品最終的大客戶之一。同樣,工商信息顯示,2014年,圓睿商貿的銷售總額僅有78萬元,凈利潤尚且不到1萬元。

2014年年末,圓睿商貿的資產總額為102萬元,其中所有者權益30萬元,負債72萬元。圓睿商貿銷售收入不到百萬元的級別,或許存在大量貨物存放于存貨中尚未實現銷售,但公司總資產僅100萬元出頭,與養元飲品2014年確認的3760萬元銷售收入有著天壤之別。

以圓睿商貿2014年剛剛過百萬元的資產、不到百萬元級別的收入,公司是如何為養元飲品貢獻3760萬元收入的呢?

2016年,新疆帝泉貿易有限公司(下稱“帝泉貿易”)晉升為養元飲品的第2大客戶,當年貢獻3645萬元的收入。該公司在2014年時尚沒有成為養元飲品前20的經銷商,2015年就以2829萬元成為養元飲品的第14大客戶,上升勢頭由此可見一斑。2017年上半年,帝泉貿易以1200萬元同樣現身養元飲品的主要客戶名單中。

天眼查工商信息顯示,2015年,帝泉貿易修改后的資產總額為192萬元,主營收入為197萬元,凈利潤僅為27萬元。公司2014年的情況與2015年大同小異,并沒有太過明顯的變化,因此,公司也是一家資產規模和收入都在百萬元級別的經銷商。

同樣,帝泉貿易以不過百萬元級別的規模為養元飲品貢獻了數千萬元的收入,兩者之間的差異難以合理解釋。

鄭州市永豐商貿有限公司(下稱“永豐商貿”)不僅是養元飲品的經銷商,其股東也是養元飲品的股東之一,并且入股養元飲品的經銷商不只是永豐商貿,多家經銷商的股東都是上市公司的股東。

根據養元飲品的多份招股書及申報稿,2013-2016年,永豐商貿分別為養元飲品貢獻了5231萬元、4592萬元、3940萬元和2887萬元,2017年上半年則帶來收入1498萬元。永豐商貿是養元飲品2013年和2014年的第一大客戶,2015年和2016年的第3和第15大客戶。

不過,在工商信息中,永豐商貿的收入和資產是另外一回事。天眼查顯示,2013-2014年,公司的期末資產規模分別為2574萬元、2393萬元,公司的銷售額為2307萬元、2256萬元,凈利潤7萬元、17萬元。

2016年,永豐商貿的期末資產總額為1907萬元,當年營收1450萬元,凈利潤12萬元。即使是收入已經達到了千萬元級別,但與養元飲品所說的營收貢獻相比,永豐商貿在工商信息中披露的收入相差五成左右,其余半數貨源全部為存貨?永豐商貿微薄的凈利潤與養元飲品豐厚的盈利有著迥異的差異。

有著類似問題的還有濮陽市曙光物流配送有限公司(下稱“曙光物流”)。2013-2016年,曙光物流分別貢獻了3432萬元、4301萬元、3904萬元和3407萬元,2013年與第5大客戶僅有6萬元的差距, 2014-2016年是養元飲品的第2、第4和第4大客戶,因此,曙光物流是重要性同樣非常明顯的一家經銷商。2017年上半年,曙光物流為養元飲品貢獻1559萬元,是公司第3大客戶。

成立于2011年8月的曙光物流股東同樣也入股了養元飲品。顯然,成立后的曙光物流很快成為了養元飲品的主要經銷商之一。在工商信息中,曙光物流僅對外披露了2016年的經營情況。

2016年,曙光物流的期末資產總額為219萬元,銷售總額為634萬元,凈利潤不過9萬元。如果按照養元飲品所說,曙光物流在2016年為公司貢獻了逾3400萬元的收入,那么,曙光物流未銷售的六個核桃放到哪兒去了呢?

凡此種種不勝枚舉。在招股書及申報稿中,養元飲品公開銷售額的經銷商不下數十家,有多少存在諸如以上的問題呢?這些經銷商的大量進貨如果是事實,那么這些貨物是否全部銷售殆盡了?如果沒有,貨品去哪兒了?

面對養元飲品與經銷商如此懸殊的兩組數字,養元飲品是否向經銷商壓貨或許已經不言自明。

憑借六個核桃的熱賣,養元飲品賺取了數以十億計的凈利潤。除了依靠主營帶來的盈利外,理財和政府補助同樣貢獻不菲。為了獲得地方政府的補貼,養元飲品需要付出一定的努力。

調撥利潤謀補貼?

如前所述,2019年上半年,養元飲品實現營收34.57億元,歸母凈利潤12.68億元。同期,公司母公司的營收為34.55億元,凈利潤20.4億元。母公司的凈利潤要遠超合并報表后的凈利潤,但養元飲品的主要子公司并沒有虧損,且大把盈利。

在公司盈利的幾家全資子公司中,安徽滁州養元飲品有限公司(下稱“滁州養元”)2019年上半年的凈利潤為2.59億元,河南養元飲品有限公司(下稱“河南養元”)的凈利潤為2億元,江西鷹潭養元智匯飲品有限公司(下稱“鷹潭養元”)的凈利潤為1.53億元。也就是說,僅這3家子公司的凈利潤合計就已經達到6.12億元,占合并報表凈利潤的比例接近一半。

2017年和2018年,養元飲品實現營收77.41億元和81.44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為23.1億元和28.37億元。同期,公司母公司的營收為77.34億元和81.38億元,凈利潤為23.99億元和27.75億元。母公司幾乎囊括了全部收入,凈利潤占比甚至超過了100%。

2017年和2018年,滁州養元的凈利潤分別為6.53億元、5.8億元,河南養元為4.19億元和4.83億元,鷹潭養元為2.3億元和3億元。3家全資子公司的合計凈利潤分別為13.02億元和13.63億元,占歸母凈利潤的一半左右。

在母公司已經囊括近乎100%的收入和大部分凈利潤的前提下,養元飲品的子公司同樣貢獻了占比約半數的凈利潤,在僅有的零星收入下,這些子公司數億元的凈利潤從何而來?

在養元飲品的凈利潤構成中,政府補助雖不算多,但卻是實實在在的現金流入。2017年和2018年,養元飲品以政府補助為主的“其他收益”為2.25億元和2.6億元,2019年上半年也有1.14億元。

在政府補助中,2017年來自滁州、鷹潭和河南的補助收入合計為2.17億元,2018年則有2.32億元。可見,養元飲品的主要政府補貼正好來自這幾家貢獻利潤的子公司。

這幾家子公司似乎并未貢獻多少營收,但依然有著不菲的凈利潤。作為公司的生產基地之一這無可厚非,不過這些沒有多少營收卻能貢獻大把凈利潤的子公司,是否是為了補助而特意調節利潤分配了呢?

?

分享到:

相關新聞

沒有相關新聞!

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注冊后發表評論

PK滬深300

?投資工具 我的回報 滬深300 成份股
?勝券投資分析 18.73% -1.22% 達實智能,恩華藥業??
?20金股 21.61% -10.48% 上海家化,新華醫療??
?智趣投資 464.51% 136.51% 上汽集團,威孚高科??
?神奇公式 11.97% 5.53% 延長化建,正泰電器??
對比購買產品

?

骰子猜大小怎么看走势